🍬一叶知秋

嘉吹。

嘉嘉我来接你回家了。

【嘉瑞】恶意

沙雕预警全程丧病短文一发完结

        “你睡着的时候,杀死你真的太容易了。”

他转过身面对着他的配偶,手指撩开格瑞脸上的银色头发。格瑞的脸色平时总是带着一种健康的白皙。月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渗透进来,使他看上去像死人。嘉德罗斯鎏金的眼眸在昏暗中那属于金属的颜色沉淀下来,透出一种阴桀的黑。

他在想,是不是有人在夜里望着他们熟睡的配偶,想象着杀掉他们。

        “我有一把刀,”他的指尖轻轻的划过格瑞的脸,就在床下面。 格瑞睡的很熟,发出轻轻的鼾声。 这么丑,居然还是一个男模,他那头银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糊在脸上。 他伸出手从木制的床下抽出一把绿色的刀,刀锋很尖锐,刀的木把手上还刻着花纹,这把刀是格瑞亲自挑选的平时就用这把刀给嘉德罗斯做早餐。现在他拿着刀沿着格瑞的脸一点点描摹格瑞的五官。 真想杀了你,把你的脸皮剥下来。 头疼在这个时候突然发作,像一堆虫子在啃食。睡前一个小时吃的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早就应该去看医生的,本来也打算明天晚上去的。这该死的疼痛!现在能缓解疼痛的就是想象把格瑞脸皮剥下来,温热鲜血喷洒而出,想象格瑞痛苦扭曲的样子。真是令人无比的畅快。

         “我有一把刀,”他伸手去推他的配偶,格瑞迷糊的嘟囔了几句,没有醒来。晚上他们玩的很尽性,格瑞还迷糊的样子。头越来越疼了,像无数充满怨恨不甘的幽魂在大脑里嚎叫。疼的快爆炸了。 嘉德罗斯拿刀抵放在格瑞的脖子上,慢慢划过,在寻找哪里的位置容易割开格瑞的咽喉。

         “我有一把刀,”嘉德罗斯浅吻着格瑞的眉心,在格瑞耳边说。格瑞在床上翻转了个身,长腿搭在嘉德罗斯的腰上。这使得嘉德罗斯感觉自己硬了,他不清楚这仅仅是因为格瑞的原因还是自己在想象杀死格瑞的快感。头一直在疼。嘉德罗斯狠狠的抱紧了配偶,格瑞发出不适的声音。终于格瑞那模糊沙哑的嗓音在昏暗的房间响起。“你头又疼了?吃药了吗?我们明天去看医生。”嘉德罗斯心想今天暂时留着你。“我已经吃了药了。”嘉德罗斯微微笑起来,放松了一点点拥抱格瑞的力气。头疼也在这时候慢慢的消失。他把刀放回床下,心想明天格瑞还要给他做早餐呢。终于心满意足的搂着恋人睡着了。

         感谢看到了现在的小可爱们。

         大咸鱼今天也很丧呢。


【嘉瑞】恶意

发布了长文章:【嘉瑞】恶意

点击查看

就是想写一个沙雕文

【嘉瑞】 为你着迷①

嘉德罗斯看着地上的男人,这个人无论他曾经有着怎么样的背景,他都已经死了 。他的胸口插着嘉德罗斯专属的武器。一柄黄黑相见的武器。嘉德罗斯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将武器慢慢的从尸体上抽出来。黄黑相间的武器上还带有着人体的碎肉和深褐色的血块 。嘉德罗斯那鎏金的眼睛,微微咪起。嘉德罗斯熟练的操作武器将尸体分尸,然后把房间弄的一塌糊涂,看不出原貌。才满意的离开了现场。嘉德罗斯走到了宾馆的楼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回了T大。司机是一个40来岁的大叔,本来看小伙子年纪小,笑呵呵的想找嘉德罗斯聊聊天。但看小伙子不太爱搭理人也就专心开车了。看小伙子下车还调侃了一句“小伙子来T大是不是来找女朋友的啊 。”嘉德罗斯没回答就直接回宿舍了。

T大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但是有一点还是比较好的,就是宿舍都是俩人一间。虽然被学生吐槽俩人一间又不是情侣房,但这也算是T大的一个传统了吧。嘉德罗斯进去就直接开水洗澡,把身上有点令人恶心的气味洗干净。洗澡完衣服扔在沙发上,看了一下时间已经7点了。刚想打开手机点外卖,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咔嚓,一头银色头发的室友回来了。格瑞今天看上去特别的疲倦,那一头银色头发也没什么精神,就像冬天霜打的茄子一样萎靡不振。格瑞头疼的看着嘉德罗斯把宿舍弄的一团糟,但没说什么。走过去慢慢的把沙发上的衣服扔进桶里。嘉德罗斯挑眉看了格瑞一眼,格瑞顶着嘉大爷的目光毫无压力的坐在嘉德罗斯旁边。然后拿着嘉大爷的手机给俩个人点了外卖之后,就拿了本书坐在嘉德罗斯身边开始看。在嘉德罗斯看来格瑞目前就像个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回家来求安慰的。虽然格瑞的脸全程面瘫根本没有什么表情,但嘉德罗斯就这么觉得。嘉德罗斯默默的抱着格瑞,感受格瑞身体从开始的僵硬到顺从。有时言语表达并不是最重要的,情侣之间总能感受到对方的小脾气。默默的包容对方理解对方才重要。格瑞敏锐的感觉到今天的恋人比平时温柔很多,平时的嘉德罗斯是一个暴躁的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太阳,那今天就像午后暖洋洋的光照的人非常的舒服。过了一会嘉大爷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格瑞,你今天怎么了?”

格瑞……

格瑞……

格瑞……

嘉德罗斯虽然是在漫不经心的问,格瑞能从中感受到嘉大爷式的关心。总感觉好玩,明明是个长不大的小鬼明明他的温柔如此蹩脚,却让人想落泪。让格瑞想把心里话说给他听。格瑞挺直了背说“没什么 ,就只是今天上课太累了一点。”嘉德罗斯抚摸格瑞的腰什么都没说,他和格瑞都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他们不迟钝,嘉德罗斯察觉到恋人的敷衍。也不去揭穿他,恋人之间包容还是很重要的,祖玛说的。祖玛比雷德还是靠谱的多。

于是当晚格瑞觉得今晚的嘉德罗斯特别的疯狂,他的腰要断了!!!去他的温柔,去他的成长了,见鬼,这幼稚鬼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不就是没说实话么,嘉德罗斯你至于如此幼稚的一定要在床上找回场子吗!!!格瑞内心尔康手,人设都要崩了,有点想换一个男友了。

格瑞在嘉德罗斯的逼迫下终于累瘫,他安静的睡在嘉德罗斯的怀里,嘉德罗斯抱着他,亲了一下格瑞的额头。假装刚刚把格瑞在床上逼到求饶的人不是他 。

嘉德罗斯随便在地上摸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在床头摸了根烟,格瑞不喜欢烟味,所以嘉德罗斯在阳台抽完后给雷德打了个电话。雷德那头接电话很快,电话里很快传来雷德活跃的声音“老大,老大。”嘉德罗斯最后一点温柔都不存在,眉眼阴沉,眼睛里是压抑的怒火。一字一句的对电话那边的雷德说“雷德,查查看。是谁在动用我嘉德罗斯的势力做事,吃像还这么难看。”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冷静的女声说“好的,嘉德罗斯大人。还有希望您注意一下格瑞大人的状态。”

        这篇大概也是个傻吊文,非常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啦。作者是一只大咸鱼,非常的喜欢嘉瑞哈哈。

以下是来自作者的怨念:

        我家狗子总让我面临真香现场。

        我家狗子总让我打脸。

        养我的白菜要被猪拱了,我是不是应该把猪吊打一顿!


嘉瑞的摸鱼,前一段时间画的。好吧画到现在都蛮辣眼睛的。
啊我好膜拜 @小祺_给我手给我手 她出的嘉瑞怎么如此好看啊。
瑞瑞你主动一点啊。嘉瑞粮还是如此的好吃(「・ω・)「嘿。

雷狮海盗团
哈哈安哥今天也毫无破绽的混进去了

嘉嘉和瑞的二人世界
我不管我cp滤镜一万米

嘉嘉万圣节快乐丫。
终于在12点之前肝出来了。
没有格瑞눈_눈
不是我不想画格瑞是我真的来不急画格瑞了。还有非常感谢 @小祺_给我手给我手 ,她真是个大宝贝。我现在的画至少能看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