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嘉嘉,把大罗通神棍收起来_(:з」∠)_
相信我这条咸鱼总有一天会把你画的不辣眼的。∠( ᐛ 」∠)_

第一次做的书籍的封面设计。

荆棘鸟

There are no ambitions noble enough
tojjustifybreaking someone's heart. 

没有任何理想
会崇高到成为伤一个人心的正当理由。

设计思路:

我想给你一个安静能休息的地方

想要给你一片宁静

让你疲倦的心得到休息

荆棘丛生中盛开最美丽的花朵

欲望和爱交织

画的是嘉嘉不过是线稿,距离上色还遥遥无期,就先放出来了。
另外格瑞还没画(=_=)

【飞鸟】

傍晚的天空,向我飞来一群黑色的鸟。它们飞的太低,让我有种只要伸手就能触摸到它们的感觉。那一群候鸟,让我有种特别的感觉和想象。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少年背对夕阳,化为一群飞鸟。
“真是的,你怎么能这么好看。”

今年国庆在猫与咖啡撸猫啦。今天过的真开心( ˙˘˙ )

【嘉瑞】关于我醒来就结婚了这件小事

我叫嘉德罗斯,堂堂大赛第一。平时日天日地日空气,所到之处,渣渣自行爆炸。

爱好:和格瑞打架。

今天阳光真好,又是和平的一天。嘉德罗斯带着两个跟班,不废力气的找到了格瑞的时候,心情更是好的不得了。

“格瑞,来打架吧!”远远就看见嘉德罗斯的格瑞心里一阵MMP,那个自大狂。格瑞觉得他那一瞬间可能是中毒了,(早上喝了假奶)。

他对嘉德罗斯说:“我今天要结婚了,不打架。”然后火速跑路,嘉德罗斯还沉浸在人生第一次重大的打击中还没反应过来。然后格瑞就不见了。

嘉德罗斯堂堂嘉9岁遇见了人生的第一个大危机,有点消瘦,想点一份KFC的全家桶来大吃一次缓解一下莫名的失落。不,一份不够,应该让裁判球搬一卡车过来。

一旁的祖玛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戳戳雷德,让他上去指导一下嘉德罗斯大人。雷德摸摸下巴觉得,老大是不是当年在圣空星的营养槽里泡的太久感情有点不开窍??或者是还太年轻???雷德的内心我要不要把我珍藏多年的恋爱宝典给他?怎么办,有点舍不得。祖玛都没看过呢。雷德走过去并给了嘉德罗斯一堆像

《恋爱宝典》,《关于我追老婆的那些年》说:“老大,这是我毕生的珍藏。都给你了,只要你学会这些,格瑞大人就能天天和你打架了。看着嘉德罗斯拿着一堆书,抱着比格瑞打架还认真的神色。雷德松了口气,拉着祖玛去商量一下后续。

“祖玛,格瑞大人今天就要结婚了,我挺担心嘉德罗斯大人不开窍啊。”然后就被祖玛拉去找格瑞了。通过收买裁判球轻易的找到了格瑞。格瑞看见他们俩转身就跑,神一般的直觉告诉自己总有种不妙的感觉。雷德直接追上去,还说:“格瑞大人别跑啊,我们只想找你帮个忙呀。”一边的参赛者看着他们跑了好几条街,表示还行。雷德做为嘉德罗斯的跟班有着常年跟嘉德罗斯到处跑的经验,格瑞一时甩不掉他,接着往前跑,格瑞看见自己的发小金。金和他打招呼,格瑞没理直接跑过去。

和金一起组队的安洁莉说:“格瑞今天有好事发生呢。漂泊的人终于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陆地了呢。”

金挠头:“安洁莉,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那。”

格瑞刚跑到森林被祖玛一麻袋套了,还附送一板砖。顺利的捕捉到了一只昏迷的格瑞。事情发生的太快,雷德都没反应过来。只能对祖玛表示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祖玛面不改色的在小裁判球那买了一套结婚专用的新房,还顺便给格瑞打了一针让格瑞昏迷的更久,再顺便让格瑞换了一套结婚礼服。让雷德在这布置一下,祖玛在火焰山上找到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大人,您想格瑞大人这辈子只和您打架吗?”

“想格瑞大人,成为您的所有物吗?”

“如果您想,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一切,嘉德罗斯大人请您跟我来。”

嘉德罗斯一脸懵逼,差点以为自己到了平行世界。当他发现祖玛居然熟练的为他在系统里换上一个结婚专用声明???还有他们圣空星特制的结婚证???罗斯满脸懵逼,祖玛平时戏这么多的吗?然后就看见世界频道上的系统通知:恭喜格瑞和嘉德罗斯选手喜结连理。作为凹凸大赛第*****对夫妻。系统在此特别表示祝贺。

所有的参赛者都收到了这条通知。

参赛者:原来第一,第二是这种关系。

金:格瑞,结婚了??????

凯莉:看他们天天秀恩爱(打架),就知道他们肯定有一腿。

雷狮:啧,干的不错啊。

安迷修:你们谁还记得嘉德罗斯今年9岁,格瑞怕不是要坐穿圣空星牢底???

然后世界频道就瘫痪了。。。。。。

嘉德罗斯被祖玛带到新房???祖玛一脸严肃的说:“后面就交给您了。”嘉德罗斯在房间里看见了格瑞,格瑞昏迷着,身上穿着一套的结婚礼服。嘉德罗斯恍惚间觉得这就算是他们之间的婚房也不错。嘉德罗斯走过去,轻轻的抚摸格瑞的脸,在格瑞的眉间亲了一下。爬上床和格瑞十指相扣,把格瑞抱在怀里,虽然我并不懂得爱,但你是特别的,我无法接受你结婚,却不是和我。所以你注定是我的所有物呢。所有窥视你的人我都会撕碎他,王的珍宝啊。

格瑞在系统提示音的轰炸下醒来。打开终端发现全是祝格瑞选手新婚快乐???

格瑞在那一瞬间不想面对现实。并想向凹凸大赛投掷一个嘉德罗斯。看看能不能毁了凹凸大赛。

格瑞:我今年17岁,我的心好累。


光与影

嘉德罗斯我的王,我保证你一定会一直在我心里的,
我会为你创造一个世界,你将永生。
所以我还不能轻易认输啊,
我还没做到和你的约定呢。
别哭啊,嘉嘉又没真的死去。
对不起,忍不住。
只要想到他的骄傲可能被摧毁,
我就难过。
可能还是太喜欢你了吧。
【晚安,嘉嘉】

【暗河】

(杀手瑞 ,猎物嘉 ooc系列产品)
乱れた呼吸 慌ただしく 鼓动急かす 
紊乱的呼吸 慌张不已 心跳加速 
流露出的悲呜 胆怯起来的眼神 诱导生死的命运
baby当你走向我,那充满不安的眼神,充满让我激动的力量。你可以逃跑,但是我在这,你无法逃离我的
抓捕。
来吧,宝贝,夜才刚刚开始。来让我们狂欢,来,让我看看你那金色的眼睛,染上夜色的狂欢,来让鲜血染上你的衣服,让血液染上你的唇色。来吧,宝贝,填满我的空虚,让我为你律动。
暗河流动在现实之下,不知名的力量掌控着我们。我们被操纵,我们摒弃了为人的身份。化为夜的使者,抓捕一无所知的人们。我们在黑夜里狂欢,以人为宴,将死者作为美食摆上野兽的餐桌。撕裂猎物,染上它的鲜血。暗河浮动在现实之下,悄无声息的流淌。
格瑞是一名杀手,目前在暗河排行第一。暗河是一个圈内人才知道的一个黑色网站,只有特别的人才能进入,作为被选中的猎物或者野兽。对,没错,只有这两种人。格瑞有点腻了,为那群野兽服务,杀死毫无趣味的普通人。格瑞想今晚的夜色还不错,是一个值得去狩猎的日子。他穿了一身紧身皮衣,将上衣的拉链拉到最下,能看见他苍白的皮肤,隐隐的还能看见他的腰线,把头发随便拨弄几下,就去了一家酒吧。
其实格瑞并不喜欢酒吧吵杂的环境,但是酒吧有可能能碰见不错的猎物,真是不错的地方。格瑞点了一杯血腥玛丽,就挑了一个视野很好的地方,大大方方的寻找起来了他的猎物。他一个人坐在吧台上,紧身衣勾勒出他的身体轮廓,他拿酒的手白泽修长,脸上没有表情,却总让人感觉到诱惑,吸引着人的目光。但他周身的气氛太冷却让人不敢凑上去。格瑞的一杯酒都快喝完了,还没找到满意的猎物,格瑞垂下眼刚想让酒保再来一杯,略显的稚嫩的声音说:“我请你喝。”格瑞看了一眼,一个金头发还未成年的小鬼。格瑞冷冷的说:“不用了。”金色的小鬼看着他的眼睛说:“别这么冷漠。”一把拉过格瑞的衣领就亲了上去,他嘴里是他刚刚点的Spirytus,最烈的酒像火一样迅速的点燃了格瑞的冷漠。让格瑞意外的是,这个人的气味很干净。啧,果然还是个小鬼吗。亲完了,这只金毛就这么的挂在了格瑞身上,手顺着格瑞上衣的拉链就摸了进去。充满暗示的勾勒着格瑞的腰线,格瑞看着酒吧吵杂的环境觉得今晚可能找不到特别合胃口的猎物了,怀里的这只金毛至少够干净。格瑞面无表情的想就是重了点。摸了摸金毛的头还是特别舒服的,格瑞面无表情的抱着这只金毛离开了酒吧。
另一边雷德问祖玛:“嘉德罗斯大人呢?不是同学聚会吗?祖玛祖玛,嘉德罗斯大人不见了(இдஇ; )。我可能会被嘉德罗斯大人的父亲杀了的。”说完就向祖玛扑了过去:“祖玛,快给我一个爱的抱抱。”
祖玛面无表情的伸手挡住了扑过来的雷德,表示手有点痒,想让雷德变成天上的星星。“回去了,嘉德罗斯大人不会有事的。”
格瑞戳了戳金毛的包子脸:“你叫什么,我叫格瑞。”金毛眨着金色的大眼睛一口咬住格瑞的手指,还调皮的用虎牙磨蹭两下,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才满意的松口,用骄傲的语气说“我的名字是嘉德罗斯。”格瑞看着嘉德罗斯鼓鼓的包子脸,有点可惜。这么干净,不知道能不能玩的尽兴。格瑞不会因为嘉德罗斯是一个未成年的小鬼就大发善心的放过他,他只是今晚和野兽共度的猎物而已,【玩坏了就扔了吧】。